欢迎访问信用中国(福建宁德)官方网站!今天是:
信用建设为共享经济提供强力支撑

来源 :信用中国 访问次数 : 发布时间 :2017-07-11

健全的信用体系,交易越多、数据越详实、风险越低、用户的使用效率越高,使共享经济得以良性发展的保证

汽车分时租赁、单车共享、房屋共享……近年来,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普及,基于线上线下互动的生活服务新业态、新模式快速兴起,共享经济逐渐走入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并成为我国互联网发展的新热点。

将社会上海量分散、闲置的资源利用起来解决人们“最后一公里”的痛点,这是发展共享经济的最初动力,但是现实却事与愿违。以共享单车为例,被偷窃、人为毁坏、违停私藏等不和谐事件时有发生。如何避免共享经济发展过程中的种种尴尬,信用体系在其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足够的信任才能摆脱共享经济失衡

记者查询百度百科显示,所谓共享经济,是指以获得一定报酬为主要目的,基于陌生人且存在物品使用权暂时转移的一种新的经济模式。其本质是整合线下的闲散物品、劳动力、教育医疗资源。从实践中看,共享经济模式已经在交通、住宿等领域产生颠覆性影响,行业格局正在加速重构。

近日,经济学家林毅夫在美国密歇根大学中国研究中心的一场谈话会上表示,共享经济商业模式未来将持续推动全球经济发展,具有中国特色的共享经济新商业模式,不仅满足了中产阶级人群对品质生活的需求,还能更有效地推进消费升级。在未来,共享经济将成为大势所趋,单车、租车等共享经济模式有望成为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

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研究部发布的《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6》显示,去年我国分享经济市场规模约为1.95万亿元,参与分享经济的总人数保守估计超过5亿元。该报告还预测,未来5年我国分享经济增长年均速度将在40%左右。

除了发展较为成熟的汽车共享、房屋共享以外,一批创业企业或项目也在积极实践技能经验、劳务时间、知识以及其他闲置资源的共享经济模式。

据《济南日报》报道,共享经济需要交易双方给予对方足够的尊重和信任,才能真正激活“闲置”,即便在足够文明、完全理想的社会状态下,双方也会因为对共享有不对等的界定而引发矛盾,这种矛盾会造成双方信用关系紧张,使共享经济失衡。

规范共享领域主打“信用招”

在广州市的街头,每天晚上活跃着这样一群人,他们被称为“猎人”,是一群摩拜单车的粉丝,自发组织起来举报单车违规停放,每次监督举报的过程也被他们称为“打猎”,小跃跃就是其中的一员。

“每周我都会抽出几个晚上去‘打猎’ ,从晚上7点一直到10点,在地图上看到违停就过去拍照举报。”小跃跃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介绍说,“平均每晚都能举报违停20多起,最多一晚有40多起。”每成功举报违停一次,“猎人”就可以获得摩拜信用分+1分的奖励,初始值100分,从8月底当上“猎人”至今,小跃跃已有923分的信用分。

为规范共享领域的用户行为,各个企业也都尝试着自己的奖惩措施。一步单车和摩拜单车采用了“信用分制度”,用户违停、损坏车辆等行为将会被扣除信用分。摩拜单车正常用户的使用价格为1元半小时,而当用户的信用分低于80分时,再次使用就会被按照5/半小时的价格收费,同时摩拜单车还与前海征信合作建立用户黑名单,如果发生偷盗或者恶意毁车等行为,会通过后台数据分析追踪到该用户,并将其拉入黑名单。一步单车鼓励消费者拍照举报他人不规范的停车行为,一旦确认,将扣除该人的信誉分。

小猪短租等共享经济平台在对接公安局数据库的基础上,开始与芝麻信用、闪银奇异等征信公司合作,由征信公司提供交易对象的信用数据,通过征信评级的分数和等级,信用良好的高分段位用户在共享经济平台上使用服务将获得减免押金、快速下单等特权。而对存在不良交易的用户信息,也会反馈给征信公司,从而对当事人的信用评级及时作出调整。

快快租车则更倾向于从用户资料阶段就积累起信用数据。据了解,快快租车正在鼓励用户接入芝麻信用得分或实现个人在职认证,完善用户的信用资料。快快租车APP显示,授权芝麻信用得分超过650分或实现个人职业认证都能实现租车押金减免1000元。

完善的信用体系推动共享经济良性发展

“除了技术条件,还需要完善的信用体系,才能推动中国的共享经济真正像欧美国家那样走向成熟。”一名在线短租领域的创业者这样表示。

在共享经济发展过程中,成熟的信用体系,一方面可以通过评分评级,区分出用户不同的信用等级,有效规避不良交易的风险;另一方面也可以面对不同用户,开放不同的权限,更细致有针对性地界定共享服务的边界。健全的信用体系,交易越多、数据越详实、风险越低、用户的使用效率越高,使共享经济得以良性发展的保证。

何为完善的信用体系?业内人士表示,信息共享与联动奖惩至关重要。举个简单的例子,即便有惩罚措施,但对于违规用户的约束却不尽然奏效。比如用户使用不了摩拜,也可以用ofo、小鸣单车等。

对此,专家们同意这样的观点。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院长夏杰长认为,要大力发展共享经济就必须要解决信用体系、服务标准问题,鼓励分享经济企业与政府监管部门共享数据。中央财经大学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高炽海则认为,在社会信用的构建过程中,政府应发挥“采信”优势,在建立市场规则和底线约束的前提下,由市场化信用体系承担“评信”和“用信”职能。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高帆指出,在用户信用体系建设方面,“消费者在摩拜单车使用中的信用积分增减,需要政府在更大范围内采用并实施奖惩制度。”